北京为事故高发地段,著名足球裁判被抓引发

()每个赛季都要处理3、4宗裁判“涉黄事件”裁判因嫖娼被治安处罚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北京籍裁判员龚建平确实已经在3月17日被北京市公安局宣武分局拘捕。最高人民法院有关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龚建平可能面临4种结果:行政拘留、罚款、被提起公诉和释放。他如果涉嫌嫖娼,要视其情节轻重和性质,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规定,对其可以行政拘留,也可以处以罚款;涉及到刑事问题,还会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法院再开庭审理。如果涉嫌“黑哨”构成犯罪,按照最高人民检察院的通知精神,龚建平有可能被移交到检察机关;将被以商业贿赂罪提起公诉。他说,也不排除另一种可能,如果警方掌握的证据不足,龚建平也可能被释放。

尽管事实越来越清晰地显示龚建平被拘与“涉嫌嫖娼”并无绝对的因果关系,但这一事发之初颇为暧昧的说法却极其形象地道出一个裁判圈内不是秘密的秘密。对于熟悉裁判圈或者曾经与裁判圈关系密切的人来说,“因涉嫌嫖娼被抓”一类的事情,大概算不上什么大惊小怪的新闻。

就在龚建平被拘后,中国足坛的巧合也接踵而至:本周三、周四的下午,中国足协连续召开了由张吉龙主持的紧急会议,参加者包括裁委会主任李东升以及新闻办负责人董华等足协官员。“反黑先锋”宋卫平在龚建平被抓的次日也被有关方面召唤进京“说明情况”,20日他从北京返回杭州。回到杭州后,宋卫平也明确表示:“将积极配合国家有关部门的调查。”

“性贿赂”由来已久

同样作为“反黑”三斗士之一的前广州吉利俱乐部总经理桂生悦也在21日来到北京,次日返回。联系到此前中国足协“一把手”阎世铎3月13日在武汉曾经骄傲地宣称:“裁判问题已经平稳有力地解决了。”在那样的情况下,如果事情没有进展,阎世铎这番讲话无疑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司法机关的强势介入是否就是阎世铎说话的背景?这一切如果都归结于巧合,似乎并没有说服力。

职业联赛最初的几年,正是经济大开放后沉渣泛起的时期,这使得俱乐部与裁判之间的关系一开始就打上了“性贿赂”和“性犯罪”的烙印,即使是后来这种关系逐渐形成一定之规,并逐渐集中为纯粹的利益关系,沉迷于黄色行业仍然是不少裁判到赛地后的“主要业余爱好”。

所有的人都不应该忘记,此前最高人民检察院已经给“黑哨”定性:裁判收钱是商业受贿!因此有人怀疑,龚建平已经被有关部门作为典型而提前抓起来了。甚至有媒体透露:龚建平是在接受监察部的调查,此前监察部有关人员已经到过浙江杭州进行相关调查。因为在最高人民检察院已经给“黑哨”定性的情况下,有关部门紧接着采取相应的行动也可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1997年一向被认为是中国职业联赛的一条分水岭,在此之前,俱乐部对裁判安排请吃、洗桑拿以及到卡拉OK找三陪小姐等接待项目,几乎没有受到任何的约束。不少裁判在各赛区都有自己专门的“小蜜”,甚至有裁判把“小蜜”公然带到赛场,比赛结束后再一同坐赛区提供的专车返回宾馆。一些地方足协负责接待的人员手里往往还有这些三陪小姐的联系方法,在得知相应裁判要来执法的消息后,以便提前数天“预约”。一位俱乐部人士曾经与某裁判兴之所至聊起各地的“风土人情”,这名裁判很是炫耀地对各地黄色行业作出了详细的比较。令人震惊的是,中国足协裁判管理部门的人员在这方面比裁判们放得更开胃口更大,对绝大多数俱乐部来说,为官员和裁判支付高额“小费”恐怕也是接待费中的一个大项。

相关文章

足协实行“专项飞行检查”

中国足球裁判龚建平被北京宣武区公安分局抓了 (3/22/2002) 中国足协害怕引火烧上身 反黑斗士桂生悦要战斗到底 (3/19/2002) 高检首次表态:“黑哨”将被以商业贿赂罪起诉 (3/13/2002) 体育名将邓亚萍吁遏制大陆体育界腐败 (3/7/2002) 黑哨坦白可轻松过关 宋卫平因行贿在劫难逃? (2/26/2002) 反映足坛怪现象 滕文骥执导喜剧片《黑哨》 (2/24/2002) 蛇年“旧账”马年算 中国足协开始清理黑哨门户 (2/20/2002) 苏格兰也有“黑哨 吃红牌范志毅喊冤 (2/9/2002) 谁在保护黑哨 (2/5/2002) “黑哨事件”戴大洪又发炮:足协内部有大贪 (2/5/2002) 拎着钱袋子酒桌上直接给现金 乙级联赛黑哨更黑 (2/5/2002) 足球“黑哨”闹得沸沸扬扬 排球裁判也非天使 (2/3/2002) “扫黑”进入停滞状态 杭州开始避谈“黑哨 (2/3/2002) 亚足联下周举行大会 中国足球黑哨问题成焦点 (2/2/2002) CBA联赛之三大疑问:裁判的水平有问题吗? (1/30/2002) 一线教练共同的看法:京津沪三个黑哨“最黑” (1/29/2002) 揭密黑哨:自首者只是小鱼虾 (1/25/2002) 正版足坛“黑哨”名单初曝光 3人只是冰山一角 (1/24/2002) 国外媒体现身 假球黑哨“名扬”国际 (1/24/2002)

1997年以后,由于意识到联赛种种幕后交易的恶性发展,中国足协在出台“限薪令”等一系列公开政策的同时,也制定了若干内部条例,其中就包括对裁判涉足色情场所的纪律约束,并且明文规定裁判到赛区不能参加洗桑拿和唱卡拉OK等活动,这类纯属行业内部的土政策将来一旦公开,一定可以成为某个特殊时期的历史见证。但现在看来,这一系列规定并没有真正杜绝裁判界与色情行业的“亲密接触”,其唯一的作用在于使过去半公开的活动彻底转为地下。

据不完全统计,从1997年相关纪律出台后,中国足协每个赛季都要处理三到四宗“黄色”裁判的事件,一方面,有心怀不满的俱乐部有意举报,另一方面,中国足协也专门在这方面增加了飞行检查的工作,对那些无视纪律、情节严重的裁判给予了“内部停赛”的处罚。值得注意的是,在足协内部资料中有据可查的最后记录是1999赛季的三宗处罚,近一两个赛季来再没有这方面的明确处罚。其中原因很难知晓,但至少可以肯定,绝不是裁判开始严于自律的结果。而且,从所有处罚对象来看,基本上全是不知名的或者低级别的裁判,国际级裁判没有一名栽在这上面。

北京是“事故高发地段”

事实上,中国足协的有关纪律对裁判们并不构成威慑力,因为这个圈子中人人效而仿之,处罚往往只能“杀鸡”不能“儆猴”,稍有基础的裁判都不会因这方面的有失检点而受到影响。应该说,真正让某些裁判印象深刻的还是在法律上的不慎“触雷”,对一些俱乐部来说,裁判在赛区因嫖娼而受到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制裁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一般说来,裁判在赛区进行这类非法活动都是出自俱乐部或当地足协的安排。一名南方某俱乐部负责接待的人士是俱乐部所属企业的办公室主任,他曾经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告诉记者,他接待裁判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在外面找来熟悉的“小姐”直接送进裁判的房间,然后坐在宾馆大堂里等着事情“办”完,然后再把“小姐”送回去。但即使是这样的安全措施,仍然免不了会有裁判遭遇不测,只不过,大多数俱乐部在地方上都是手眼通天,出了这类尴尬事情后往往能够通过各种关系消灾弭祸。

而北京就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在北京这个“一片树叶落下来能砸到三个处长”的城市里,足球从业者并不像在别的城市里那样享有特权,而且北京在这方面又具有相当的管理力度,所以无形中成了让人翻船的“事故高发地段”。

北京宣武区公安局对于裁判来说或许是个颇有意味的名称。据记者了解,算上龚建平的“涉嫌嫖娼案”,这已是宣武区公安局记录在案的第三宗涉案者为足球裁判的案例,其中一宗的对象还是曾在中国足协裁委会担任要职的前国际级裁判,当时北京市足协和中国足协都接到了通知。恐怕有此“爱好”的裁判将来谁也不会愿在宣武区的地头上驻足。(足球)()

相关文章

涉嫌受贿超过了百万 龚建平果然是个大“黑哨” (3/26/2002) 龚建平收黑钱上百万 果然是“大黑哨”将很快报捕 (3/26/2002) 西安足球迷攻击中共公安焚烧警车 (3/25/2002) 中国足协确定83名联赛黑衣法官张建军等全消失 (3/23/2002) 中国足球裁判龚建平被北京宣武区公安分局抓了 (3/22/2002) 中国足协害怕引火烧上身 反黑斗士桂生悦要战斗到底 (3/19/2002) 高检首次表态:“黑哨”将被以商业贿赂罪起诉 (3/13/2002) 体育名将邓亚萍吁遏制大陆体育界腐败 (3/7/2002) 黑哨坦白可轻松过关 宋卫平因行贿在劫难逃? (2/26/2002) 反映足坛怪现象 滕文骥执导喜剧片《黑哨》 (2/24/2002) 蛇年“旧账”马年算 中国足协开始清理黑哨门户 (2/20/2002) 苏格兰也有“黑哨 吃红牌范志毅喊冤 (2/9/2002) 谁在保护黑哨 (2/5/2002) “黑哨事件”戴大洪又发炮:足协内部有大贪 (2/5/2002) 拎着钱袋子酒桌上直接给现金 乙级联赛黑哨更黑 (2/5/2002) 足球“黑哨”闹得沸沸扬扬 排球裁判也非天使 (2/3/2002) “扫黑”进入停滞状态 杭州开始避谈“黑哨 (2/3/2002) 亚足联下周举行大会 中国足球黑哨问题成焦点 (2/2/2002) CBA联赛之三大疑问:裁判的水平有问题吗? (1/30/2002)

本文由千赢游戏官网手机版发布于产品展示,转载请注明出处:北京为事故高发地段,著名足球裁判被抓引发

TAG标签: 千蠃国际首页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